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天翁118

我只是更喜欢骑车的旅行方式。

 
 
 

日志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三) D7—D9(7月12-14日)两支箭窝棚-突泉县-兴安镇-大石寨-白狼镇  

2011-08-14 16:36:17|  分类: 北京-漠河骑行273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气 阴转多云   骑行135公里

昨夜很热,我的房间没有电扇和窗户,只能开门通风。有位蒙族小伙儿喝高了酒,上半夜光听他嚷嚷了,劝也没用,老夫没睡好。

早起上路,20公里时速慢慢骑,薛兄嫌慢,嘟嘟囔囔说耽误了行程。我逗他,你除了时间富裕别的什么都不富裕了,你还着什么急?两人出行一定要以弱者为“准”,俺现在是弱者,你要多多担待呀,呵呵。

道路两边开始出现大片的草滩,说草原不是草原,说戈壁不是戈壁,说盐碱地不是盐碱地,但见得有人在放牧牛羊,我们开始进入牧区了。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骑至7点多,见路边矗立着一块大牌子,用蒙汉两种文字写着“灰鹤栖息地”。四下环顾,极目远眺也不见那长嘴长腿的灰鹤的影子。后来查了一下资料,这里并非灰鹤栖息地,只是灰鹤迁徙经过地区而已。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科尔沁右翼中旗政府所在地巴彦呼舒(白音胡硕)地处松嫩平原、松辽平原和大兴安岭向科尔沁沙地过渡地带的气流通道上,风能资源极为丰富,中旗三十年的测风数据显示,年平均风速在4.2米/秒以上,平均有效风能功率密度为300瓦/平方米以上,开发风电项目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华能风电项目一期5万千瓦机组现已开工。我们在这里还见到了京能集团的风电场。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行至下午1点抵达巴彦呼舒。找了一家新近开张的驴肉蒸饺店,饱饱地吃了一顿,饭后继续在雅间休息到3点。

巴彦呼舒镇也称“黑大庙”。说起黑大庙,不但绵延千里的科尔沁草原上的人熟悉,就连邻近的吉林省、辽宁省的很多人也知道这个名字。据考证,黑大庙始建于260多年前的清朝乾隆年间。我们决定瞻仰一下。按照明人指点,我们顺利找到大庙,遐福寺。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据说当地蒙族人口所占比例是全国最高的。离开巴彦呼舒,一路见到沙化更加严重。干旱恐怕只是原因之一,过度放牧可能是另外一个原因吧?经过30-40公里抵达我们的目的地突泉县。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D8(7月13日):突泉县-兴安镇-大石寨  阴有阵雨  骑行140公里

早晨6点45出发。根据当地人指点,很快骑入“大通道”,径直向乌兰浩特进发。一路都是起起伏伏的丘陵地带,我们中途吃了一些昨天在“大庙”买的点心权当早餐。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到12点多骑行了90多公里,遇到了新问题。我们原计划到乌兰浩特后再去阿尔山。可是路牌显示,前往阿尔山无需经过乌兰浩特,我们该怎么走?

经过两人商议决定,不进乌兰浩特,根据路标指示方向走。可是刚刚走出几百米,再次遇到问题。前进方向路标用红字写上了“禁止”,让我们费尽思量。等了半天,终于有车经过,询问之后方才知道,原来是冬天大雪封山时候断路,被“禁止通行”的,现在早已经恢复了。沿着路牌所指方向,我们骑上了S203省道。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路旁脏水泡子里,几个正在放暑假的农村孩子赤条条的嬉戏。下午2点到兴安镇吃午饭,小米粥、包子,凉拌黄瓜。老乡介绍:近百公里之内村镇很多,而且民风淳朴,一路吃住都没有问题。可老薛牢记昨天锦州车友的嘱咐,还是不放心。他坚持要准备三天的干粮,甚至还要亲自去厨房烙饼。薛兄真要开车友生活之先河啊,呵呵。

下3点上路,仍然是起伏的丘陵,虽然奋力骑行可是起色不大。而远方乌云密布天色渐暗,不时有电闪雷鸣,带着凉气的北方愈刮愈疾。我们经历了此行中最猛烈的一次“顶头风”。就是在下坡路段如果不使劲蹬车,也无法前进。狂风刮得头盔透气孔发出低沉的啸声,我们在和风雨抢时间。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终于见到了大石寨的路标。经人指点我们骑车离开S203公路,又上水泥路,向着4公里之外的镇子急进。刚刚进入大石寨,大雨追着后脚就到了,我们赶紧跑进加油站,又躲过了一场大雨。不过我知道,幸运之神不会永远相伴的。半个多小时后,风停雨住,我们随后也找到了住处。

饭前商量第二天行程,我们确定:明天一早就回到S203省道,再前往阿尔山。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晚饭吃的是狗肉煲,当地特色。


 

 

 

D9(7月14日):大石寨-索伦镇-白狼镇   多云阵雨   骑行177公里

昨天晚上我和老薛分别住在两个房间,12点的时候,旅馆新来了客人,我被老板插进了一个四人间,老薛那屋也加了一个人成了两人间,因此老薛迁怒于我。唉,俺也实在是无奈,如果您呼噜稍微轻一点,如果您翻个身能有所改善,如果我们不是骑行而是坐车,我们也不至于“分居”呀。唉,事出无奈,在这里还请老薛多多见谅。不过行前我多次询问您是否打呼噜,您应该承认,这样我们提前谈妥,就不至于出现不愉快了。

早起我给轮胎充气,老薛说先走一步。等我弄好车子才发现不知道老薛从哪条路走的?我一边打听如何回到S203省道一边追赶老薛,可是路人却说一个骑车人顺着小道向北去了,细一问那人装束就是老薛。难道老薛没有按照我们昨晚商量的路线走?我很诧异。最后拦住一位从北面过来的小车司机,他说前面骑车人距我至少有5公里以上。经过再三考虑:最后我决定还是要沿着小道努力追赶老薛。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疾行,我终于撵上了同伴。在德伯斯吃早餐的时候,我很认真地对老薛说:我们一定要按计划行事,今天的情况希望今后不要再发生了。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9点半我们进入索伦镇,镇子外围道路泥泞。想不通,镇长、书记们都在做什么?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上午11点半,我们骑到一个“摄影体验区”的牌子前,仔细观看那路牌上的风光图,我判断应该是初春或者金秋时节的照片。现在季节不对,我们就不深入景区了。沿着山路向上骑行,大约20多分钟后,来到了科尔沁右翼前旗与阿尔山的分水岭。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隘口是一座观景台,居高临下凭栏远眺,远山近岭满目苍翠,有巨石刻字曰“敖包祭主题公园”。在这里遇见来自长春的小夫妇和来自广东的一家三口。我们交谈甚欢,临别合影留念。一路放坡下来到了一座小山村,我在艳芳小店,一边喝着冰红茶一边等侯老薛。从北京出来这一路,由此开始感觉到物价的上涨了,俺喝了一路的冰红茶由2.5元涨到了4元一瓶。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时间已近正午,根据老薛的安排,我们就在当地午餐。饭馆里有一桌“新生代”,好像是当地什么单位的年轻骨干在聚餐。其中有一位小伙子,撇开酒桌的同伴,凑到我们跟前,兴奋地询问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还自我介绍说他在哈尔滨上大学的时候,就曾经向往着有一天能够骑着自行车走南闯北。后来回家参加了工作,憧憬就搁置起来了。现在见到远方骑来的车友,觉得格外亲切。趁着饭菜还没有端上来,我们到饭馆门口合了张影。看着这么青春、热情,象自己孩子一样的小青年,我们也觉得特别亲切。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饭后继续北行,骑上一座高坡后,与那里买蘑菇的山民聊了一会天儿,我建议他采用现地销售与网络销售相结合的方法扩大销路。呵呵,俺在给人家乱支招呢。2点半钟的时候,遥遥望见远方飘过来一片乌云,样子十分奇特。有些地方云地相连,显然是在下雨,我称它“接地云”。前方有雨,但云中似乎又有空隙无雨。我一边前行一边观天,一边寻找地方躲雨。几公里后,路过一处院落,我停下来等后面的老薛一起进去避雨。原来这里是一家私人农场的农机站。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大雨倾盆而下,农机工人也歇工了,我们坐在棚子里和他们聊起了大天儿。兴安盟这里不同于内地,人多地少。有实力的农民购买了大型农机设备建立农场,耕种几千亩地是很常见的。大约40分钟后,云过雨停,我们再次上路。呵呵,我们居然顺利地躲过了第二场“雨劫”。

路过一个村庄,路旁有老百姓在收购金银花。我记得2006年去坝上,那里遍地都是野生的金莲花,鲜有老百姓去采摘。几年过去,市场经济的大潮,早已经无孔不入,再难见到过去那种花开满山的景象了。据说现在金莲花在当地已不多见,老百姓要跑到很远的地方才能找到大片的金莲花。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金莲花(学名:Trollius chinensis Bunge)是毛茛科金莲花属的植物。一年生或多年生草本。株高30-100厘米。茎柔软攀附。叶圆形似荷叶,花形近似喇叭,萼筒细长,常见黄、橙、红色。具有药用功能,可清热解毒,用于急、慢性扁桃体炎,急性中耳炎,急性鼓膜炎,急性结膜炎,急性淋巴管炎。金莲花在我国由来已久,每年夏季在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和中俄边境的大兴安岭原始森林里,金黄色的金莲花有如夏夜繁星在草原与森林中闪耀。由于在中国,金莲花生长的地理位置较高,所以内蒙古草原上的金莲花,花与叶都很小,但是其观赏与药用价值缺毫不逊色于欧美。目前干花收购价格大约在100-200元一公斤。(本人原来以为这些是金银花,后来被热心博友朗天翔云指正,应为金莲花。再次感谢我不博友朗天翔云)

离村子不远有一座军营,仔细一看原来是森林武警的营区,威严的建筑很是气派,也让我觉得十分亲切。过了五岔沟收费站又遇见武警边防检查,我忽然意识到,我已身处中蒙边界不远的地方了。我主动凑到武警跟前攀谈,询问我该如何接受检查,呵呵。俺这人面善,一看就是好人。武警见俺主动要求接受检查,笑容满面地偏偏就不查俺了。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森林武警部队的营房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边防检查站的武警正在执勤

 

早在几百公里之外就听说阿尔山的水好,走到这儿的时候,首先感受到的是水多,有沟就有水,流水潺潺。至于水质如何,尚不得而知。地势从辽阔地大草原慢慢向大兴安岭过度,路边出现了第一片白桦林,我停车拍了下来。距离白狼镇,我们计划中的投宿地点越来越近,这里的景致很不错。山高林密夕阳西下,漫山遍野都好像镀上了一层金色的阳光。取出相近狂拍一阵,感觉不理想,那种满眼辉煌的金色效果没有展现出来。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 D7—D9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晚上7点半投宿在白狼镇林俗村的志强旅馆。这里的夜晚已不是凉风习习,而是寒气逼人了。阿尔山——真正的消暑胜地。这里是东北林区的一个典型村落,据说全村有70多户人家,240多口人,居民多为伐木工人之家。而伐木工人在春夏秋三季是基本“无事可做”的,他们的劳动季节在冬天。只有到了冰天雪地的时候,工人们才开着机械进山伐木。

晚饭吃的热汤面,可是到睡觉时候又饿了,再次证实骑车是重体力运动。

房东介绍前两天有色友住在他家,早起上山拍摄日出和晨雾。我和老薛约好,明天早晨也一起出去拍照。


(更多图片请看相册对应日期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1559)|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