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天翁118

我只是更喜欢骑车的旅行方式。

 
 
 

日志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7月18日)海拉尔——黑山头  

2011-09-17 18:54:32|  分类: 北京-漠河骑行273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气小雨转晴    骑行150公里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5点钟起床,收拾起昨天洗过的衣服,推出车子准备6点钟出发。可是左等右等不见朋友送猴皮筋捆扎带来。无奈回房间等待。这一等就到了7点半,朋友来喊吃早饭。原来捆扎带还没有落实,我只能用绳子凑合了。猴皮筋捆扎的优点是不怕颠簸,行装不容易松散,这一点今后骑长途的车友可以借鉴。呵呵,早行的计划泡汤了。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8点10分出发,又是朋友亲自带着一辆丰田吉普,打着双闪在前面引导。唉!我的好朋友啊,你咋就不给俺点自由呢?我哭笑不得极力推辞,可禁不住朋友的热情比我的坚持更坚决,他执意要送。最后老夫恭敬不如从命了,只得紧跟车后。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随行16公里之后行至一座桥头,我们握手话别,朋友一片盛情,让老夫十分感动。我现在可以“信马由缰”地随意骑行了。这时候雨滴也淅淅沥沥的洒落下来,回顾在海拉尔的20个小时,没有留下一张市区有纪念意义的照片,心中不免生出几分遗憾。

 

一塔两寺

离开市区不久,远处高坡上矗立着一座高塔和一片寺庙。看过路牌才知,这就是当地最著名的“一塔两寺”,一塔即慈积金刚塔,两寺即藏传佛教寺院和汉传佛教寺院。两座建筑高大宏伟,在一公里之外就能感受到它的庄严宏伟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据介绍:慈积金刚塔,建筑海拔744.7米,由塔基、塔身、相轮、刹顶组成,共有九层,塔高88.888米,塔基由汉白玉大理石砌筑三级多边形莲花座台阶,塔基99×99米,塔身高51米,32.8×32.8米,相轮29米高,顶端为刹顶,由日、月和宝瓶构成,占地1512平方米,佛塔内供佛像十万尊。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两寺:藏传佛教寺院,藏语“达尔吉林寺” (汉称:昌盛寺)寺院座落在敖包山上由5个主殿、6个配殿和僧房、活佛府、斋堂、居士院、转经楼、佛学院等建筑构成。

汉寺是在海拉尔原“万佛寺”的基础上移地重建。汉寺分两期建设,一期主要是恢复建设原海拉尔万佛寺的主要建筑,天王殿、钟楼、鼓楼、大雄宝殿、菩萨殿、二期建设项目有:万佛宝殿,七佛殿、文殊殿、弥勒殿、藏经楼、僧房等建筑物构成。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现代工业与传统畜牧业能够“和平共处”吗?

 

我骑上高坡,为塔、寺拍照,然后沿着201省道继续向北而去。海拉尔电厂巨大的烟囱喷吐着滚滚白烟(净化后的水蒸汽),巨型高压输电铁塔通向四面八方。传统的畜牧业在这里遭遇了现代大工业的挑战,不知道未来的发展会是什么样子?老夫有些杞人忧天呢。

 

车友相遇分外亲

大约11点的时候,迎面骑来了三位邯郸车友。他们是我在旅途中遇到的第三批车友了。我一边骑一边想,在如今社会浮躁人情冷漠的环境下,还有哪个群体能和车友之间的热情和感情相比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邂逅石家庄的车友,我们成了朋友。

 

远离了城市的喧嚣,一个人的骑行如此惬意,为自己拍张纪念照吧。又骑行了大约半个小时,在哈达图再次迎面出现车友的身影。其中一位从公路对面径直骑到我的跟前下车,双方热情地打着招呼,做着自我介绍,原来他们是来自石家庄的朋友。行走在内蒙古的大草原上,北京和石家庄车友相会的感觉就象“老乡见老乡”一样,格外亲切。

我的目的地是漠河北极点,路线是“挥师北上”。而他们不同,他俩直接把车子发到漠河,然后“剑指石家庄”一路向南。我的路线优点是越走越凉快,他们的优点是省去了在漠河人生地不熟购买回程票的麻烦。这倒也是一个不错的思路,今后我可以借鉴着“南来北往”了。

石家庄车友热情地向我介绍着向北的路线,述说他们的沿途经历。我则给他们留下我的网址,希冀着有朝一日或许可以成为同行的伙伴。大家还都要赶路,不能过久的停留,我们互祝顺风后又匆匆上路了。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农场民宅的效果图

 

哈达图国营农牧场建于1958年,据说是王震用马鞭圈划出的地盘。“哈达图”是蒙语,意为“有岩石的地方”,因场部东南山坡上有一处青色的岩石裸露于地表而得名。农场土地总面积196万亩,草场88万亩,有56万亩的可利用草场,人口6千。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辛苦了爷们儿” 

 

路边有一尊交警模型,手执“慢”牌指挥过往车辆,身上却爬满了蜜蜂,让人看了心里发麻。我猜想一定是哪个淘气鬼恶作剧,往警察身上泼洒了含糖饮料,招引来那么多的蜜蜂,为他医治风湿病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这菜量太大了

 

这里很多地名都是用数字表示,“假交警”那里叫“三八”,然后是“五一”。直到下午1点多骑了75公里,到达“七一”的时候,遇到路旁有一个小饭馆,该吃午饭了。坐定之后,为自己点了一个酱烧茄子、一碗米饭和一瓶绿茶饮料。物价一路都在“上涨”,大概是当地的经济特色决定的吧。

 

闯进草原深处!

我穿的这身行头比较惹眼,周围不断有“好奇的眼光”瞟来,俺视而不见,一个人自顾自地慢慢吃喝着,不时看一眼我那辆停在窗外的山地车,千万不要被人推走了。这时一位越野吉普车主进入我的视线,他主动和我攀谈起来。我讲了我的行进方向和打算。他建议我避开正北的额尔古纳市,沿山根底下的砂石路斜插黑山头。他冬季时候曾经开车走过这条路,有60多公里。为了把握起见,我向饭馆小老板求证,他面露难色说那条路不好走,劝我放弃。其他人也都议论纷纷,说路况差,岔道口多等等。

弃大路走小路,走不走?纠结中。看看当前时间是下午2点15分,距离天黑还有大约6个小时。如果骑行60多公里崎岖的丘陵土路,时间上有把握到达。闯!最终我怀着一种“壮士一去不回还”的豪情,坚定地踏上了一条陌生的、计划外的、地图上没有,路牌上未标的,通往草原深处,直抵黑山头镇的砂石路……我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不能在太阳落山前走出草原,我就去蒙古包的牧民家投宿。一个大男人不能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啊!

 

上路了,有一种心情不能不说。那就是:激怀壮烈、心情激荡,信心百倍、悲怆如归(一点点,有些夸张,呵呵)。道路弯弯曲曲,有些地方只能顺着汽车的车辙前进。大约走了15公里,迎面开来一辆铲车,一招手司机停下车,他是我上路后遇到的第一人,我连忙向他问路。并非我迷失了方向,而是要不断确认我的行进方向,一旦有误就要及时纠正。在草原深处,走错路是很可怕的。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小伙子执意要送我些吃的东西

 

铲车司机热情为我指点道路,顺着砂石路走,千万不要走岔道。当他听说我从北京过来,要一直骑到漠河,顿时兴奋起来,连声说:我太佩服你了,太佩服你了!他跳上驾驶室取出一大瓶橙汁和半袋早餐面包硬要塞给我。老夫不能无功受禄呀,何况还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管着俺呢,呵呵。可是这哥们执意相送,那可是绝对真诚的,没有第三者见证的真诚。推辞不下,俺就接受下来了。

接下来和司机朋友合影留念。这件事情给我的记忆真是太深刻了,草原人的热情和真诚那可是毫不含糊。咱内地人,呵呵,没法比。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草原深处连电线杆都没有

 

单人单骑,孤独骑行,同时还在不停地盘算着行程和时间。我这次算是到了草原深处了,沿途甚至连电线杆子都没有。记得风雨有一次骑行回来感叹:到处是电杆,再美的景色都破坏了。当时真想给风雨挂个电话,告诉他:此刻我正骑行在没有电线杆子的草原深处,让他“羡慕嫉妒恨”。可是那地方手机没有信号。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您知道吗,拍这张照片就像“急行军”一样紧张

 

我看着时间还充裕,路况也还可以,绷紧的神经开始松弛下来,就边走边拍照。给我的“草原狼”(山地车的别称)拍,给自己拍,甚至侧倒在草地上假装潇洒的拍,心里却骂着粗话:有谁知道我正tmd气喘吁吁地摆相机、按快门、跑到位、憋住气、做欢颜,紧接着又得麻溜儿的跳起来赶路呀!

 

让我“肝儿颤”的两件事

“肝儿颤”之一

渐渐地,道路两边的草原变成被牧民用铁丝围挡起来“草库伦”。前方大约一里地远处出现岔路口,一条向北面山坡上延伸,另一条向东转去,身后很远处有狗在叫。我望了望那狗叫的方向,西面的草库伦里好像有两个小黑点在奔跑,我没有在意。可是转瞬之间,东面草库伦和西北方向的民居也同时响起了狗叫,并且有狗窜出。麻烦了,我心里暗想。6只大狗一路狂吠着从不同方向朝我冲过来,要坏事,我眼前闪现出狼狗撕咬猎物的血淋淋的场面,同时脑子里也在飞快的转动着。跑?!往哪条路跑,我已经骑行了100多公里,肯定跑不过那些结成群的畜生!用我的自卫武器——弹弓?绝对抵挡不住狗群的袭击!用我的山地车做屏障抵挡?四面八方空空如也,我无依无靠“一虎难敌群狼”啊!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在群狗的狂吠声中,我被逼到了岔路口。两个方向都是砂石路,两个方向的道路一样宽。向坡上骑,不仅吃力,我更无力对付狗咬。我被狗群逼进了向东拐去的道路。我用两眼的余光窥察着追赶上来的大狗,随时准备起脚揣那只最先冲上来的狗头。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狗们追近我之后,狂吠的声音不那么凶恶了,而且这群畜生与我保持60-70公分的距离时,没有一条带头扑咬我的。我心想:这毕竟是在“公共领地”上呀,又不是你们家地盘,凭什么咬我呀?!我稍稍松了一口气。在狗群的包围和吠叫声中,我小心翼翼地掉转车把,向着西面几百米远的民居骑去。民居外有一个人影在晃动,我扯开嗓子,使出吃奶的力气,以生平前所未有的音调声嘶力竭地呼喊起来:老乡……同志……喂……问路……能过去吗?是哭腔还是吼腔我也不知道,反正什么都顾不得了,同时还不停地招手。那人显然是听见了狗叫,也看到我被狗群围攻,他也向我招手并好像在喊着什么。群狗似乎看懂了我和他们的主人建立了信息通路,便不再穷凶极恶地吠叫。我慢慢地朝着西面那户人家靠近,6条大狗象押解犯人一样紧跟在我的车后。

终于来到那人跟前,原来是一位妇女。她安慰我说狗不咬人,我心说就这阵势已经快要老夫的命了!许多年前我曾和朋友吹牛:说我遇事如何如何镇定。甚至说我即便是从高空坠落,都能保持清醒给自己“读秒”。这回我可是真真正正地乱了方寸,再不敢说大话了。

在我向农妇问路的时候,几只大狗都乖乖地趴到一边去了。我明明记得,我给那几只畜生拍了照片,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了,难道我被狗吓得失忆了吗?或者是“错记”了?我至今困惑。农妇告诉我,去黑山头应该顺着上坡路走。真是万幸,我差点被狗“逼入歧途”啊。农妇还说,这里距离黑山头还有48公里,这吓我一跳。我再一追问,她又说也可能是48里。唉,真是没有距离概念。不过我不敢再逗留了,还是抓紧赶路吧。各位朋友,您说如果有6条大狗疯狂的冲向您,您会不会晕菜呀?肯定“肝儿颤”!

大约骑出5-6公里,一辆摩托车从身后超过我。我喊住年轻的摩托车手,再次问路。小伙子说他从黑山头过来办事,现在正要赶回去。他还说来时骑了一个小时,起码还有40-50公里远,他断言我在天黑前肯定赶不到黑山头镇了。小伙子扬起手里拎着的一根长棍,说可以拖我走一段。我真的疑惑了,可我还是不情愿让年轻人帮助。我谢绝了他的好意,继续自己的骑行。不过我很快就后悔了,后悔没有留下小伙子的手机号码,一旦真的天黑前不能赶到目的地,我可以电话求援啊。唉,悔之晚矣!

“肝儿颤”二

就在我沿着砂石路又骑行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候,一道高高的铁丝网拦挡住我的去路,难道走错路了!我顿时被惊呆了,只觉得浑身发冷。这草原深处要是走错路,那今天可真就“没救儿”了。看看那高架的铁丝网,两边不见尽头,绕都绕不过去。铁丝网里几百米远有一处民房,还有一大群牛在吃草。我再次声嘶力竭地呼喊:有人吗……有人没有……?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草原上有很多路都被这样“拦腰截断”

 

喊叫了半天没有任何回音,连狗的回应都没有。我想这下坏了,没有狗叫,说明牧民带着狗放牧去了。当时的我呀,连哭的心都有了。我思忖着:往回走?可我明明没有遇到明显的岔道啊,能是在哪走错的呢?这一路上连个人影都看不见,我问谁去呀?

就在我彻底失望的时候,铁丝网里,草原地平线上出现了一辆摩托车。仔细看,好像是朝着距我几百米远的牛群来的。我像发现了救命稻草一样,立刻来了精神,疯狂地挥手喊叫。摩托车在牛群中间停留了一下,朝我开了过来。原来是一位汉子载着一个4、5岁的小孩。我沮丧地问,我要去黑山头,是不是走错路了?他操着生硬的汉话回答,我分辨了半天才听明白他说的:“没有错,是从这里走,铁丝网可以打开”。这时候我才发现铁丝网有门,是可以打开的,牧民关闭铁丝网是怕牛群跑出去。我连说带比划地告诉蒙族牧民,我要从这里通过,请他亲自为我打开铁丝网。因为我怕出现语言误会,擅闯牧民的私人领地。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七)D13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黑山头镇遥遥在望,我打开门栏朝着前方骑去。

 

穿过铁丝网,我深深地吁了一口气。翻身上车再也不敢有丝毫耽搁。此后我又遇到一位牧民,再次确认了行进方向。终于在晚上7点半的时候,安全抵达了黑山头镇。

这段草原深处的路一共走了72公里。

 

(更多图片请看相册对应日期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3608)|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