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天翁118

我只是更喜欢骑车的旅行方式。

 
 
 

日志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一)D17(7月22日)莫尔道嘎——金河镇——阿龙山  

2011-10-13 12:12:48|  分类: 北京-漠河骑行273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气雨转晴    骑行135公里

无论如何要洗澡

我这人有个毛病,干什么都不愿意被人追着屁股,洗澡也是这样。所以昨晚等到大家都洗完澡,热水器里的热水用光了。原打算再等下一轮热水,无论如何要洗一个热水澡啊。也许是误操作吧,水始终没有热,只好凑合先睡了。下半夜开始下雨,开始淅淅沥沥,逐渐越来越大,一夜都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夜里悄悄起来两次重新调试热水器,终于在清晨洗上了热水澡。

 

采都柿每年不少赚

早晨冒雨出去吃了早饭,然后又冒雨出发。雨中骑行在砂石路上有些吃力,大家一路无话。身旁不时有成群结队的摩托车超越我们,他们都是当地采都柿的人。说起都柿,据说一个人一天正常情况下,可以采6、70斤,按每斤10元收购,那也是6、700元。所以每年这个季节,无论城里人还是乡下人,都会成帮结伙地深入到大山里采都柿。今年天气干旱,蓝莓生长不好。今年莫尔道嘎的收购价是每斤10元,而去年才6、7元。有位老乡说他有一年进山,遇到了大片的蓝莓,整面山坡都是蓝汪汪的,那年他赚了一个盆满钵满。

一个上午都在雨中磨唧,路过一个林业检查站避雨的时候,听林业工人说:林子里大型野生动物有黑瞎子(狗熊)、狍子、野猪、鹿……不过一路上我们除了松鼠,什么都没见到。骑行73公里后抵达金河镇,大家商量着吃午饭。进得一家饭馆,点了几碗面条,又吃了些自己带的食品。稍事休息后准备继续赶路,可是天上突然又下起大雨。这个地方就是这样,东边日头西边雨,一阵风雨一阵晴。在路边商店等到雨小,看看晴天无望,索性冒雨走吧。就这样走走下下的,直到老天爷把他那点雨水得瑟完,我们终于盼到了天晴。

雨中骑行,连照片都没有拍。

 

山里狼专吃“年轻的肉”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一)D17(7月22日)莫尔道嘎——金河镇——阿龙山?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清华组合,左起依次是小聂、小苏、小翟

 

前天在室韦的时候,尼格莱逗小苏,说这边的草原和山林里有狼,专挑“年轻的肉”吃。小苏是清华的在校生,年龄最小,与我儿子同年,胆子也小。从昨天开始,小苏就牢记尼格莱的话,紧紧跟随队伍,生怕遇见狼。我们快他就快,我们慢他也慢。问他为什么?回答:怕狼!看着年轻人那副天真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湿身

大风起兮乌云至,我们赶紧穿上雨衣。可是转眼间又放晴了,大家纷纷脱下雨衣。不久,再次风起云涌,大家又开始换衣服。我心想,我可不再上当了,等我穿上雨衣,老天爷放晴又逗我一下,呵呵,等等吧。我心里想着笑着……前面拐弯处,几辆摩托车疾驰而来。他们身后白哗哗一片,呀!大雨追来了!我赶紧停车准备换雨衣,这时候大雨倾盆而下。等我掩盖好驮包的一瞬间,衣服就已经湿透了。唉,老天爷真是不给面儿!那雨可真叫急,一片白茫茫。下吧下吧,反正这浑身不是雨水就是汗水,都是“水”。老夫管不了老天下雨管得了心情。

 

路“遇”烈士沈书琴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一)D17(7月22日)莫尔道嘎——金河镇——阿龙山?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骑行途中,遇到一处园林式公园,到了近前才看出是沈书琴烈士陵墓。

沈书琴(1953-1975)上海松江佘山人。1971年1月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北海舰队后勤部第二建筑处战士。1973年5月入团,1975年1月入党。1975年6月20日,赴黑龙江省额尔古纳左旗牛耳河镇执行木材调运任务时,为抢救8名少年儿童脱险,勇拦受惊马车身负重伤光荣牺牲。后所在部队党委为其追记一等功。1977年3月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党委颁布命令,授予他“雷锋式的好战士”光荣称号。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一)D17(7月22日)莫尔道嘎——金河镇——阿龙山?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一)D17(7月22日)莫尔道嘎——金河镇——阿龙山?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沿途遇到一片“特殊林地”,用铁丝网圈起来,每棵树的树干上都挂着一枚鸡蛋大的金属牌,铁丝网的水泥桩用红绿两色油漆涂抹,十分奇特。狐疑间忽然见到路旁一座水泥墙,写着《母树林》,原来是专门用来采树种的林子啊。

 

“年轻的肉”为大家订下宏大旅馆

雨很快停了下来,我们的好心情也膨胀起来。我和小翟、小聂边走边拍,小苏一溜烟的没有了踪影,并且此后几个小时都再没有见到他。难道只一天多时间,他就不怕狼了吗?我有些担心小苏了,原本象个“小跟屁虫”似的,现在怎么没影儿了,不会出什么安全问题吧?不是怕真的遇上野兽,实在是“人祸”难测。

刚才在路上就遇到一起车祸,眼睁睁看见刚刚从身边开过去的一辆大客车在前方与一辆大货车交汇时,发出“碰”的一声响,而大货车没有丝毫停留就跑掉了。我原以为是轮胎放炮,等骑到跟前才发现是肇事逃逸。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一)D17(7月22日)莫尔道嘎——金河镇——阿龙山?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一直到进入阿龙山也没有见到小苏的身影。终于小翟接到了他的电话,原来小苏一路没有停留,已经先期到达,并提前订好了宏大旅馆。好宏伟的名字啊。到了跟前才知道,宏大旅馆不宏大,只是一个小旅店。价格是我们此行最低的,一间大屋每人10元,当然不能洗澡。呵呵,我们的队伍中“年轻的肉”也会为别人操心了。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一)D17(7月22日)莫尔道嘎——金河镇——阿龙山?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一)D17(7月22日)莫尔道嘎——金河镇——阿龙山?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晚饭后我们在小镇里转了一圈后,就近找了一个5元浴室,大家轮流洗了个澡。

 

(更多图片请看相册对应日期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3574)|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