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天翁118

我只是更喜欢骑车的旅行方式。

 
 
 

日志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2011-10-25 13:07:54|  分类: 北京-漠河骑行273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气阴转雨 骑行144公里

长途骑行中,胖人和瘦人有一个突出的差别,禁饿程度不一样。瘦人必须到点吃饭,胖人“宽容度”则稍微大一些。我们6点多上路后,小聂和小苏提出要吃早饭,我和小翟则主张途中吃饭。这让我立马想起了风雨,他就属于不禁饿的瘦肉一族。没关系,我们兵分两组,吃早饭的晚点出发,在途中就少休息一会,我们没吃早饭的,在途中吃饭时可以多休息一会,这样四个人就在路途中统一了。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我和小翟优哉游哉地慢慢骑行,进入大兴安岭林区已经多日。在山林中徜徉,已不像最初几天那样充满新鲜感了。天空阴沉沉的,我们边聊边骑,相机都懒得掏出来。两个多小时后,来到内蒙古与黑龙江公路分界点。

早就听说内蒙古这边都是柏油公路,而进入黑龙江界之后都是砂石路,果然如此。我们在交汇点内蒙古一侧的检查站吃饭休息,等候小聂和小苏。公路两边差别很大,一是建筑形态上的差异,满归这边,“出境”处也修建了一座蒙式“凯旋门”,高大气派,而黑龙江省那边只是一根“压道杆”横在路中间。二是值守人员工资,此高彼低。两边检查站工作人员凑在一起和我们聊天,明显的满归人“财大气粗”,甚至连业余采蓝莓都不屑。这第三嘛,就是道路。用不着两边检查站的人斗嘴,过往司机的吐沫星子就让“黑龙江”憋火了。黑省检查站人员解嘲说了一段故事。当地公路部门官员的儿子和中纪委官员的女儿在大学拍拖,儿子毕业甩了女儿。女儿的老子一怒,查现了儿子的老子。原来黑省修路的钱被儿子的老子放错地方了,呵呵。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我和小翟吃完列巴吃水果,喝光蓝莓汁又吃零食,终于等来了小苏。小聂却始终不见踪影?我们在检查站足足等了两个小时,小聂才姗姗来迟,原来他的膝关节旧伤复发了。骑行最怕膝关节有伤,必须采取措施,不能硬撑着。我们通过检查站工作人员联系了过往的汽车,搭载小聂直达漠河县。我们则继续朝着既定的目标,在崎岖的山林间骑行。中途我按照当地人的指点,在路边河沟里取水喝。这也是俺生平第一次饮用河水,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胃肠反应。我先喝了大约2、300百毫升,半小时后再喝200-300毫升,确定没有问题后才敢放心饮用。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天空下起了大雨,路上满是泥泞。我们三人蒙上雨衣躲在树下,静静地等着雨停。气温很低,我们都在微微发抖。这让我想起了生活在野外的牛羊,大雨来时,它们也是这样纹丝不动,任由风吹雨打。一旦雨过天晴,又会继续欢快地吃草。而我们也会欢快地骑行在黑龙江的烂泥路上。

离漠河越来越近,骑着摩托车采蓝莓的人们也在陆陆续续赶回县城。我们的单车与广大的摩托车们前后躲闪着,左右腾挪着。但仍然不时被溅上一身泥水,恨得老夫心里一个劲儿在“怒骂”他们。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下午4点多漠河到了,“漠河门”就在眼前啦。路过了漠河县的清真寺拍照,后来才知道,这不仅是中国版图上最北边的清真寺,而且还是1987年大兴安岭5.6森林大火,在漠河县城幸免于火灾的唯一建筑。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十三)D19(7月24日)满归——漠河县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晚上在清华组合提议下,我们品尝了朝鲜冷面和特色狗肉。小苏因为下午淋了雨有些发烧,俺就去药店买了VC银翘和藿香胶囊,督促他抓紧服下。此外小聂和小苏还做出了一个决定:从明天开始他倆将改变原计划,坐火车南下。小聂去长白山,小苏回北京。而我和小翟继续北上,按照既定计划前往乌苏里、北红村和北极村。

晚上天空仍然下着雨,天气预报也说,明天还将继续下雨。我和小翟研究次日的行动方案,直至11点多。从漠河县到乌苏里再到北红村,总计180公里。其中150公里不仅是泥泞的山路,而且还都是些枝枝杈杈的陌生小路。因此我倆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明天尽早出发,途中尽早搭车。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的决定是无比英明的!

从满归县到漠河县我们骑行144公里。

  评论这张
 
阅读(105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