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天翁118

我只是更喜欢骑车的旅行方式。

 
 
 

日志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2011-10-03 23:17:54|  分类: 北京-漠河骑行273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气 晴   骑行73公里 

小翟、小聂和小苏三人都来自清华园,因此我称他们为“清华组合”。根据安排,今天的目的地是莫尔道嘎。我们4人早起后,慢慢悠悠地寻找吃早餐的饭馆,一边游览着民族村。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我与“列巴坊”的老主人 


 昨晚我发现了路边的一个“热尼亚列巴坊”,我很好奇进去看了看,并为几个伙伴预订了“大列巴”,以作为后续途中的干粮。掂掂分量每个足有四斤重。热尼亚是列巴坊女当家的,蒙古族人,她的公公是俄罗斯人。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沿途住过最整洁的房间 和干净的卧具

 

 我觉得列巴和面包是“同宗同族”。1975年2月4日辽宁海城地震时,我正在东北当兵。为了要求进步得到锻炼,我们几个人下到炊事班工作。连续几天,跟着师傅昼夜为救灾医疗队烤面包。那时候条件差,烤房里5、60度高温,室外零下20多度,屋里烤屋外晾,累得昏天黑地。后来每每看见面包房总会有特殊的感觉,今天在这儿看见列巴坊也不觉得“见外”。

 早餐店非常非常整洁,干净得令人难以置信。不是我忽悠,有照片为证呢。肉馅包子、小米粥还有蒜茄子。不仅我们几个外乡人来这里吃早餐,就是当地人也纷纷来买包子,感觉有点像北京机关单位的食堂。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一路遇到最心仪的早餐店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在恩和遇到五位广州车友

 

 吃饭回来,遇到5位广州车友,2男3女,年龄最大的73岁。其中两位老兄和我一样身穿“迪卡侬”车衣,看着倍儿亲切,呵呵。后来一路上我们又相遇了好几次,这也是缘分啊。

 回到维嘉家,收拾好行装,与房东一起拍照留念。哟,还要拍一下昨晚享受俄罗斯“桑拿”的特色浴室,还有居室里的火炉。特别是一架黄铜水壶最吸引眼球,那是维嘉的奶奶早年从俄罗斯带过来的老物件,至今已有近百年历史。曾经有浙江游客出价数万元,他们都舍不得转让,这是他们家现存唯一的“传家宝”了。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老夫与维嘉夫妇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这个铜质水壶维嘉家的传家宝

 

 俄罗斯民族是一个非常浪漫的民族。我笑着问维嘉两口子,你们当初恋爱谁追谁?媳妇大大方方地说:过去俄罗斯族不吃香,受歧视,现在搞旅游火起来了。我听懂了,言外之意就是男追女呗。厚道的维嘉在一旁笑而不答。

 维嘉家放养着十多头奶牛,种了点地。家庭旅游接待刚刚起步。盖了新房,正在准备申请“挂牌入市”。这里虽然偏僻,但是旅游管理非常规范到位,与他家相邻的孙金花家开店多年,已经小有名气,网上也有游客做过介绍。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孙金花家庭旅馆已是小有名气

 

 不过随着未来市场经济海啸来袭,随着旅游业大发展,未来的民族村将走向何方,还能不能继续保持那种恬静闲适的生活节奏和浪漫多情的民族风貌呀?我在心里为他们祝福,祈愿他们永远幸福快乐!

 上路了,进入草原与大兴安岭交汇的地方。一路丘陵,再现白桦林。途中遇到四位当地的大学生也在骑行,我叮嘱他们今后骑行要“正规”一点,至少装备一顶头盔,别让家里的爸爸妈妈为你们的安全担心。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当地大学生在骑行中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西安来的“摩托客”

 

 途中还遇到一支来自西安的摩托车小分队,车上插着小旗子,轰鸣着超过我们。大概是他们把自己看做是“快腿兔子”,完全没有把我们这几个“慢慢爬的乌龟”放在眼里。摩托车走走停停,半道上车手们居然跑到林子里睡起了大觉。

 路过一个林区旅店,店家为招徕顾客在路口圈养了一只梅花鹿,割过鹿茸的伤口已经结痂,苍蝇飞来飞去,让人看了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时候摩托车队又赶上了我们,大家都是骑友,难免一通寒暄互致敬意,然后拍照留念。还是“兔子”快呀,呵呵。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割茸的梅花鹿

 

 走到室韦与莫尔道嘎的岔路口,我的后轮扎胎没气了。就在我更换备胎的时候,“清华组合”商量着改变计划直奔室韦,明天再去莫尔道嘎。我没意见,只要大方向对就可以,后来事实证明去室韦的选择还是英明的。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室韦——蒙古族发祥地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室韦路口的雕塑

 

 室韦(又名吉拉林),是蒙古族发祥地,我国著名的俄罗斯民族乡。百度说这里俄罗斯居民有1700多人,占乡总人口的42%。室韦乡还曾经获得“2005年CCTV全国十佳魅力名镇”的称号。 

 关于当地这些俄罗斯族人的来历有多种说法,一说是当年一批汉族淘金人娶了对岸的俄罗斯女子,后来到这里安营扎寨繁衍生息:另外一说是苏联十月革命,大批的俄罗斯贵族、地主逃难跑过来定居。我想大概都有吧?有网友这样描述:中俄边界的俄罗斯人在额尔古纳河岸与闯关东的移民”始而相交以为友,继而相爱以为婚”。他们的后裔繁衍至今,已是第四代、第五代。

 我们下午2点多到达了室韦后,并没有急于寻找驻地,而是沿街逛起了风景。室韦比恩和人口多,街道也要宽一些,建筑物也显得更加“灿烂辉煌”。不过传说中物价也要高出许多,“宰人”现象时有发生,因此大家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远眺室韦

 在小镇广场遇到一位当地人,个子虽然不高,但是微微发黄的头发和瞳孔告诉我们,他应该也是“华俄后裔”。他热情地邀我们去他家住店。我推说不主事就一口回绝了,其实俺是心里没底儿。再说了,俺是后加入者,大家有什么想法我不清楚,还是由“清华组合”确定吧。最后我们跟随当地人七拐八拐来到了他家的旅店,感觉还不错。房间宽敞明亮,卧具干净整洁。虽然是平房,但是屋外架起一条长长的半米高的晾台,很有味道。悠闲的时候坐在上面聊天品茶一定非常非常惬意。哎,这就是浪漫的俄罗斯风情呀……

 主人名字叫王宝庆,俄文名字尼格莱。呵呵,谐音有点象是:“你哥来……”。因为在家行六,所以当地人都叫他“王六”。宝庆在吉林当过兵,任过班长。说起来我们都在沈阳军区,算是战友了。宝庆还是一个极其热情好客的人,他不停地为大家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然后领着我们来到界河额尔古纳河畔,眺望对岸。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额尔古纳河——中俄界河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中方一侧开发旅游,给对岸百姓带来“不快”。

 

 河边的游人真不少,其中很多是从北京自驾车来到这里。宝庆说,过去没有开发旅游的时候,两岸居民经常在河边垂钓嬉戏,可是如今我们这边发展了,内地来得人也多了,游船开始在河中往来穿梭,惊扰的两岸居民无鱼可钓了。加之我们国民素质低下,总爱操着半吊子“俄语”鬼哭狼嚎。人家对面老百姓烦了、讨厌了,再也不爱来河边玩耍了,我们也见不着“邻居”了。

 回到旅店后几个年轻人去商店购物。我没有什么要买的,就一个人静静的修补着换下的内胎,然后找来剪刀把一条废胎剪成四根皮条。这个东西出门骑行好处多多,长的可以捆扎行李,短的可以扎裤脚,尤其是捆扎行李,由于有弹性因此不怕颠簸,特别好。

 看看时间还早,宝庆又说要带我们去边防哨所参观。他当过兵,加之当地军民共建(联防)活动比较多,宝庆和边防团的同志很熟悉。他开摩托车载着俺,(因为俺最年长嘛)让三位年轻人骑车尾随。先是去了室韦口岸,武警检查站下班无法参观了,我们就在口岸外照了几张像。然后转道去了边防哨所。老夫当了一辈子兵,来边防哨所也还是头一遭。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吉拉林哨所就在半山腰,班长小张是北京顺义人,我们还拉起了老乡。哨所虽小,但是文化韵味却非常浓,墙上挂满了各种装在镜框里的彩蝶标本。战士们说这是参加上级“军营文化活动”的作品,还在军区参展过呢。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哨所文化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反修防修”时的记忆

 

 现在边防哨所的物质文化生活条件也很好,从卫星电视接收等各种文化通讯设备到日常生活所用的微波炉、电饭煲等等,一应俱全。营房建设也非常好,墙上四白落地,地面满铺着通体砖,与内地建制连队条件无二。

 环绕转梯攀上高高的瞭望塔,可以俯瞰额尔古纳河两岸。借助高倍望远镜,数公里之外的俄罗斯奥洛契(奥洛契的俄文意思好像是养鹿人?)尽收眼底。在夕阳西下的时候,金色的太阳、金色的云朵、金色的河水、金色的波浪浑然一体,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见到的如此辉煌的景象,我闭目凝神陶醉在这大自然赐予我的享受之中……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金色的额尔古纳河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落日余晖中的吉拉林哨所

 

北京-漠河的骑行记忆(九)D15(7月20日)恩和——室韦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与尼格来夫妇共进晚餐

 晚上我们和尼格莱一家聚餐,五个大男人小酌掉一瓶烧酒。饭后再一次体验了俄罗斯“桑拿”浴。浴室里好热,外面又好冷啊。夜晚在酒精的刺激下,俺无比幸福地进入了梦乡。

(更多图片请看相册对应日期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1339)|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