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天翁118

我只是更喜欢骑车的旅行方式。

 
 
 

日志

 
 

108国道+318国道 我的京藏之旅:D40 八宿县—吉达乡—安久拉山(12-10海拔4475公尺)—然乌镇  

2012-06-25 15:57:56|  分类: 我的第一次京藏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6月4日星期一

 八宿县—吉达乡—安久拉山(12-10海拔4475公尺)—然乌镇93公里。海拨3800一4475一3960米。

 一早起来,天气乌蒙蒙的,有风又似雨。

 我因为昨晚请领了为全队队员盖邮戳的任务,队里便安排小离和我一同来做这件事。所以等我们吃过早饭,再去邮局盖完戳,到上路时己经是上午9点多钟,我们俩成了当天最后离开县城的骑行者。

我的京藏之旅40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出了八宿县城才知道风有多大,正西风,刮得人都睁不开眼睛,小雨也一阵一阵下个不停。起起伏伏的上坡路,在风雨中显得格外漫长,一个上午我俩才走了30多公里。这不是个好兆头,如此推算下去,晚上7、8点才可能到然乌呀!可是没有办法,天象,这在骑行中是难以预测的。

 9点50经过“烈士陵园”。10点50遇到一个最奇特的宣传牌子,上面用汉藏双语书写着“外出务工,安全第一,100%使用安全套”。落款是八宿县卫生局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真是大胆、直白,毫无掩饰。不知道这里是汉民更开放还是藏民更开放?

我的京藏之旅40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接近中午,我和小离开始追上今晨离开八宿的外队骑友。中午,在一个小镇赶上了等候我们的“大部队”,他们在一家小饭馆一边休息一边等候我们呢。

 饭馆由雅安人开办,老板向我们简单介绍了近十年来,这里的变化,特别是社会治安状况的好转。前几年,藏人随身带刀,经常发生斗殴伤人事件。这几年加强治安管理,收缴销毁(当街砸断)了许多藏刀,这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管制刀具”,减少了滥用刀具引发的刑事案件,藏人带刀习惯被强制“纠正”。同时,藏族孩子滥抢滥要东西的情况也大幅度减少了。

 饭后,我们继续顶风的骑行,风之大只有骑行的人知道。上坡姑且不说,就连下坡时候,一但停止了蹬踏,都会止步不前。途中我遇到了外队的一位女骑友小辛,她还是个大四的学生。因为体力原因,落在了队伍的后面。后来又得知,那天这孩子是带病骑行。

我的京藏之旅40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骑车的人都知道,结队骑行可以节省30%——60%的体力。我想,一个人骑是骑,身后跟一个人骑也是骑,为什么俺不“雷锋一下”呢?一边想着,俺就对小辛说道,随我来,跟在后面可以节省力量。(俺斗胆说出这话,也是经过反复掂量的。为本队队友领骑,那是自不量力。俺的能力水平,也只够扶助“弱小”的了。)

 为弱于自己的队员领骑,是一件很能建立自信的事情。我居然在后来的几十公里逆风行进中,没怎么休息,也没怎么停留,一鼓作气地“率领”小辛登上安久拉山。

 扶助弱小,在川藏线上司空见惯,那天我们队的小尹也是如此。他“牵引”着外队的胡杨,一直到登顶为止。

我的京藏之旅40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安久拉山海拔4475米,是川藏线上第10座4000以上的高峰。但安久拉山上的狂风,绝对是10座高峰中最凛冽、最强劲和最寒冷的。我们被狂风吹得浑身瑟瑟发抖,大家互相提醒着,赶紧添加衣服。我跑到山顶上藏民的帐篷里穿衣,顺便询问为什么这么多老乡(藏民),来此安营扎寨?原来现在是挖虫草季节,藏民们放下其他活计,成群结队上山来“收获”了。

我的京藏之旅40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我的京藏之旅40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我的京藏之旅40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据说虫草收益,占据了藏民每年收入的相当大比例,甚至有的藏民除了国家补助以外,全年主要就是依靠虫草收益维持生计。而且当地学校,也如同内地农村学校放“农忙假、”“麦收假”一样,每年这个时期要放“虫草假”。

 藏民每年挖虫草季,大约在6月前后,一般为40天。有些地方当地的汉藏村民都可以上山去挖,有些地方藏民占山占地,不允许汉人去挖。过去老百姓因为挖虫草经常发生械斗,现在这种情况改善多了。一个“虫草季”,一户藏民两个人可以挖到十几万元收入。

我的京藏之旅40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关于虫草的成色也有许多说法。先不论真假,只说真品。一是个头大小,大的当然就值钱。二是晾晒程度,干的要贵一些。三是“品相”,看着顺溜的要比不耐看的强。四是产地,据说青海玉树那边的虫草可以卖到几百元一根,而其他地方少的仅卖20元,至多也不过80元。

 虫草这东西的学问很多,“水”很深。不过我还是不太认可这东西。一年生的小“根芽”,怎么能比得过长白山的老人参?!我呀,还是更相信人参。

 等大家在安久拉山顶拍完照片,已经快到7点了。大家冷得不行,特别是时间,再也不敢耽搁了。虽然时差比内地晚大约两个小时,可是还有20多公里路呢。

我的京藏之旅40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我的京藏之旅40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大家互相催促着开始“下山”。这哪叫下山呀,明明是“平坡”(起伏的山路)啊!波尔的路书又在和我们开着玩笑。没有抱怨、没有叹息,只有迎着呼呼作响的狂风,冲向眼前那条伸向远方的路。

 不知道骑了多久,也不知道又顶风骑了多远,终于开始真正的下坡路了。天色开始昏暗下来,墨镜早已经成了累赘,暮霭中的群山,特别是越来越近的雪峰,还有身旁山谷里咆哮着奔涌下泄的冰水,交汇出一幅副俊秀的山水大作。可是我们却不敢停留、无法拍照,每个人都生怕被疾驰的队友甩下。

 天色越来越暗,脑子里已经失去了时间概念。忽然,我想起了每天下午的“例行任务”——通报平安的短信。坏了!为了节省手机用电,我白天通常关机,只有到达目的地后才开机收取信息,并向家人简要通报当天情况,特别是安全状况。而现在的时间,早就超出了平日的“汇报钟点”。尽管还在途中疾行,我赶紧打开手机电源。随着一连串“嘟、嘟、嘟、嘟……”声,手机里急切地跃出了数条短信。是亲人们揪心的询问,是亲人们急迫的呼叫!我赶紧匆匆忙忙回复了两个字“路上”。后来我查看我的手机回复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27分。

我的京藏之旅40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那晚,当我们停下车子卸下驮包,围坐在餐厅时,已经是9点多钟了,美丽的然乌湖早已隐没在夜色之中。院子里,柴油发电机将一连串“突、突、突”的燃爆声,掷向那静谧的,撒满星斗的夜空。

 给大家带来快慰的是:队长宣布,第二天休整!

 

(更多照片请看对应相册)

  评论这张
 
阅读(1120)| 评论(1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