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天翁118

我只是更喜欢骑车的旅行方式。

 
 
 

日志

 
 

108国道+318国道 我的京藏之旅:D42 波密县—通麦镇  

2012-06-29 22:24:30|  分类: 我的第一次京藏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6月7日星期四 雨转多云

 波密县—通麦镇,93公里。海拔2725-2070米。

 早饭后,浩浩荡荡的骑行大军(有数十辆之多),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自驾游车队,一起涌上318国道。一时间,只有一条主路的波密县城显得格外热闹。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将近一个小时,让过了喧闹的自驾车队后,骑行的自行车友们,才得以优哉游哉的行进在西行的道路上。让我十分不解的是,为什么有个别中老年骑友不拍照?以这样的年龄和阅历,不应该呀?!不过那是人家的事情,人家自有人家的道理,无需俺来操心。呵呵,也许人家有专职摄影师呢。瞎操心!我责怪自己。 

 据说在波密有一个到墨脱公路的纪念碑,我们没有见到。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今天骑行的318路段,一直是沿着帕龙藏布江西行。江水缓道路就平坦,其道理不言自明。有趣的是,藏族同胞利用水流驱动转经筒的机关,过去在其他地方虽然也见过,但在这里,理解的深度又有所不同。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川藏线的阴天也很有味道,它不像现在北京的阴天,那么没层次,没“希望”。川藏线5月的阴天,云层就像金秋9月的北京,云朵、云团、云雾,千姿百态。一会儿云开雾散,涌进了一束束阳光,一会儿又愁云紧锁,像是暴风雨将要来临,惊得我们赶紧寻找避雨之所。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藏族同胞信奉藏传佛教,不杀生做善行,据说还放生了一些大牲口,什么牦牛,马匹都在其列。不知道我们沿途见到的这些牛马,哪些是“野生”,那些是“家养”?

 经过古香湖时,仔细看过说明,原来是300多年前地质变化(说穿了就是地震)形成的“堰塞湖”。真不知道这湖下又掩埋着多少故事啊!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帕龙藏布江沿着千百年来蹚出的老路,一往无前地不懈流淌。318国道,则在现代人的设计下,轻盈地起伏腾挪。他们忽而在谷底交汇,忽而又自顾自地各走各路。在这中间,他们续写了多少人家悲欢离合的故事啊。

 蓦然间,一处被花草、石块装点的里程碑跃入我的视线……“4081”!只一瞬间,我便明白了,这里就是两年前一位骑友的遇难之地啊!

 我停下车子,走到“里程碑”前,静静地注视,并在内心默念着碑上,那些各路骑友数月来,在此停车、驻足,凭吊勇士时书写的悼念文字。我身后的骑友们也纷纷停下车子,走到碑前默哀。我从车头包中摸出一颗大白象奶糖,另外一名骑友取出一袋小食品,还有一位骑友点燃了一只香烟……我们把这些摆放到了“4081里程碑”上,以寄托对先行勇士的哀思!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关于骑友遇难的事情,网上有两条这样的消息:

 一、发表于2010-8-3 12:24:12的一则消息说,2010年8月1日下午4点左右,骑友在318国道K4080-4081桥梁处失踪。  江海洋,男,19岁,身高1米75,四川内江人,失踪时身穿黑色抓绒衣服。若有知情人士,请联系小池或刀刀。有重谢。联系电话:1581367XXXX、1385165 XXXX(本人编辑时略去)

 二、发表于 2010-8-3 21:22:18的另外一则消息说,我刚才联系了一下我们在路上的车友,他们说知道这个事,他们说他在前面骑到,后面的人到了桥那里后看到,车子倒在旁边,座垫歪了,刹车全没用了,头盔在旁边的石头上,都坏了!应该是掉到江里被冲走了。
祈祷!

 而当晚,我在住宿的通麦旅馆,向当地打工的中年四川人,询问证实此事的时候,他回答:只是在4080公里-4081公里拐弯桥梁外的树上,发现失踪骑友的一件衣服。其他一切,均没有了踪迹。

 现场遗留了什么,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情永远告诫我们:安全骑行比什么都重要!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能漠视青春年华,都不能轻视生命的价值。因为你不仅属于自己,你更属于生养你的父母、属于你朝夕相伴的兄弟姐妹、属于你挚爱的亲朋好友,你还属于——“我们共同的骑行”!

 在波尔路书上用粗体字这样写着:2010年遇难于K4081,2009年遇难于K4083的两位兄弟会在这附近看着你,所以还是请你慢一点通过。身在天堂的他们肯定会非常愿意看着你捏着刹车通过的。

 这些已经足够警醒我们的了!

 在4083公里里程碑,我们也如前所说和所做,以此来悼念2009年遇难的骑友。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下午3点25分,离开勇士遇难地,再经过几公里骑行,通过了著名的102塌方路段的几公里翻浆路。将近5点抵达通麦镇,进驻旅馆。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晚上遇到了先期到达的同队骑友老五洲和八万。唉,他们的“不幸”在延续,继八万在巴塘被狗咬之后,老五洲在然乌也被狗咬了,而且还咬了两口,一腿一口。这简直是屋漏偏遇连阴雨,破船又遭顶头风啊。依我的意见,他们应该果断中止骑行,打道回府,以防止发生意外。可他们俩却偏偏执著地要继续骑行,而且为了骑行、打针(狂犬疫苗)两不误,他们要付出比我们大得多的精力、体力,以及财力,才能与我们小分队保持同步。这俩都是个性突出,性格倔强,不屈不挠的勇士啊!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俺与老五洲、八万、炫光的合影。
 
我的京藏之旅42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旅馆窗外就是帕龙藏布江。
 

 夜晚,我们头枕着帕龙藏布江的涛声入眠。

 后记:我们曾经反反复复地讨论4081到4083公里处,两位骑友遇难的客观原因。可是无论从海拔高度、滑降的坡度,乃至于路况的复杂程度来看,都没有理由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故。所以,除去交通事故原因之外,我们只能把事故归结为:骑友太年轻,缺乏经验和麻痹大意。

(更多照片请看对应相册)

  评论这张
 
阅读(1268)| 评论(1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