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天翁118

我只是更喜欢骑车的旅行方式。

 
 
 

日志

 
 

环中华-万里海疆行:D33江苏海盐县澉浦镇—海宁县盐官镇—杭州—萧山新湾镇  

2013-01-15 21:47:03|  分类: 环中国—万里海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1月15日星期四,晴,东风。江苏海盐县澉浦镇—海宁县盐官镇—杭州—萧山新湾镇,95.67公里。平均速度18.6公里。

 澉浦镇的羊肉面远近闻名,它以红烧的胡羊肉、红烧的芋头作为面“卤”,口味十分独特。当地人也很愿意将羊肉面馆作为“早餐食堂”,据说中央台还报道过这家小馆子。

 从我昨晚抵达小镇,已经有三个人向我推荐那羊肉面了。昨天的骑友、住店的老板,还有邮局为我盖邮戳的营业员都热情介绍,看来是家喻户晓了。 

 循着路人的指点,我很容易的找到了面馆。虽然才是周四,但却顾客盈门,我只能靠了一角落座。一位当地老者,高高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戴一顶棒球帽,一边吃着羊肉芋头,一边呷着啤酒,十分惬意的样子。他见我是外地人,便不紧不慢地打着招呼,并得意地介绍起了羊肉面。他说每逢周末,杭州、上海的游客出游路过此地,都会慕名而来。那时候才是人满为患呢。这里的羊肉面馆有两家,而当地人更愿意在这里享受。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等我那一份面端上桌子,还真是诱人,忍住了口水先拍照。枣红色的汤汁,配着青葱的点点绿色,羊肉嚼在口中时那种特有的味道,以及江浙一带饮食独有的、略带一点甜,都是我所喜欢的。享用美食与吃快餐截然不同,吃麦当劳、肯德基纯粹为了果腹,宜速战速决,而美食则必须静心享用。

 一碗羊肉面,两块羊肉一只芋头,被俺吃了个精光,连汤汤水水都没剩下。一顿早餐营养丰富,口味独特,只花了15元钱。好吃不贵,不错不错!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昨晚结识的澉浦骑友——自由哥。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澉浦城墙
 

 下面第一站是盐官镇。那里是著名的钱江观潮圣地,有文化名人王国维、清代高官陈阁老的故居,还有海神庙及金庸书院等。

 老沪杭公路始终沿着海埂伴行,俺心血来潮弃路登坝,迎着微风一路疾行,骑了好几公里。坝下平台宽阔平坦,空无一人,又惹得我跃跃欲试。不久,遇到一位当地的保洁员,询问之后,果断下到坝埂下面。后面二十几公里的骑行,用“恣意”两个字来描述最为恰当。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坝下不仅见不到几个人,带轮子的交通工具只有我一辆自行车。俺保持着25以上的巡航速度,甚至撒把拍照。不过就在“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俺还是立马告诫自己,不要得意忘形,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啊。呵呵,“以往的教训就在于轻敌哟!”

 经过总共40多公里骑行,抵达海盐县盐官镇,停下车子歇息。当地人说,今天的潮水要在12点左右到来。我看看时间,才11点多。打算提前解决午饭问题,但又不知道附近哪里有饭馆,生怕错过了观潮的时机。就在这当口,几位操河南口音的汉子,推荐我去路边工地食堂用餐。“能行吗?”我疑问道。“没有问题!”他们斩钉截铁地说,并遥指着远处一处工地,为我指明路线。原来他们就是那里的钢筋工。这两天没活,已经是第二天观潮了。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我按照他们指引的路线来到工地食堂,小心翼翼地询问。人家食堂似乎早就司空见惯了外来人,工作人员介绍说:一荤两素的套餐7元钱。这价格让我立即联想起了出发第一天,在丹东鸭绿江边吃的那顿“民工餐”。虽然远不如那顿丰盛,但价格已经是很低的了。要了一份套餐,另外花3元,单加了一段鸭腿肉。利利索索地解决了肚子问题。不过,俺在民工食堂喧宾夺主地发了一通“脾气”。因为我看到桌子上丢弃了许多整块的蒸米饭(如同大学食堂蒸米饭,切成方块卖),实在是心疼,便按捺不住地发了火。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回到堤坝,潮水还没有到来,但观潮的人明显多了起来。甚至有汽车从坝门开了进来。我和前面提到的几位河南民工凑在一起等候潮水的到来。12点10分,钱江下游方向隐约可见一条“白线”,侧耳辨听,遥远处似有隆隆的“火车”声隐隐传来。

 “潮来了!潮来了!”我们几个人从闲散的状态中一跃而起,眺望着远方。一位民工有了昨日观潮的经验,判断潮水到来还需要10分钟时间。

 “白线”似乎隐去,不久“黄线”显现,伴着更大的隆隆声,我们几个人待不住了。一位民工率先朝着潮水涌来的方向走去,我则冲上坝顶骑车前迎。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用早已准备好的相机,拉近拍照。潮水越来越近,我在坝上快速按动快门。随后,又弃车下到坝底,迎接潮头来临的最后一刻……

 一米高的潮头摧枯拉朽般咆哮着,转眼间就冲到了眼前,迅即又把我们远远地甩到了身后,空气都在颤抖。怒涛搅起岸边一团团淤泥,似乎要挣脱百里长堤的束缚。身旁有人疾步追赶着潮头,更有先见之明的人们,驾着小汽车与潮头并行。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而我,目送着渐渐远去的潮水,收拾起尚未平复的心绪,又准备继续到下一处景点了。我忽然感到自己就像是一只速食文化的猴子,把来不及思考更等不及消化的东西草草塞进镜头,塞进记忆。至于丢掉了什么?丢掉了多少?我已顾不过来。能剩多少是多少吧,至于“明天”怎样整理回顾,那是完全未知的。

 离开观潮圣地,又去逛老街,先进了“陈阁老的宅第”。“海宁陈家”缘科举取士,陈家频频中榜,或兄弟、父子、叔侄同榜,而至少在清代中叶以前,声震朝野。此后又因有“乾隆皇帝是海宁陈阁老的儿子”一说,更是妇孺皆知。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又去“金庸书院”,实在是一个“凑出来的景观”。不看!俺“拂袖而去”。

 再去海神庙。海神庙于清雍正八年(一七三〇年)三月,由浙江总督李卫奉旨始建,翌年十一月竣工,耗银十万两,占地四十余亩,专门祭祀“浙海之神”。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最后瞻仰了王国维的故居。采撷(xie)其人生三境界。王国维在《人间词话》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多么了不起的文化伟人啊!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告别王国维故居已经是下午2点多,得抓紧赶路了。一个多小时后,掠过杭州一隅。3点50在江东大桥与“杭州三骑骑行队”的“冷饭”等骑友相遇,4点半与绍兴擦肩而过,5点40落脚于萧山新湾镇。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在东江大桥结识的杭州骑友——冷饭。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晚饭时,一边喝着啤酒一边享用着鱼头炖豆腐,同时还回顾着这两天的旅程。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33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更多照片请看对应相册)()(

  评论这张
 
阅读(996)| 评论(1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