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天翁118

我只是更喜欢骑车的旅行方式。

 
 
 

日志

 
 

万里海疆行:D54台山都斛镇—阳东雅韶镇  

2013-03-03 17:54:17|  分类: 环中国—万里海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2月14日星期五,晴。台山都斛镇—阳东雅韶镇,128.12公里,平均速度19.8公里。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在阳东雅韶镇结识了一群“忘年交”(另外两人未入镜)
 

 一出发便经过了都斛(音:胡)镇政府。不久,见到林基路烈士纪念碑,起先感到奇怪,后来得知原来林基路烈士就是台山都斛镇大江村人。

 林基路,原名林为梁,1916年出生于广东台山县都斛镇大江村。1933年在上海求学期间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4年春去日本留学。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担任中共东京支部书记。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林基路毅然回国参加抗日战争。1938年2月,林基路受党派遣到新疆工作,先后任阿克苏专区教育局长、乌什县县长等职。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1942年9月,反动军阀盛世才将大批在新疆工作的中共党员逮捕入狱。敌人对林基路等共产党员严刑逼供,林基路等坚贞不屈,在狱中建立党的秘密组织,继续同敌人进行坚决斗争,表现出共产党员的钢铁意志和崇高气节。林基路在著名的《囚徒歌》中表达了对革命的忠贞和坚定的信念:“坚定信念,贞守立场!掷我们的头颅,奠筑自由的金字塔;洒我们的鲜血,染成红旗,万载飘扬!”

 1943年9月27日,林基路与陈潭秋毛泽民等共产党员英勇就义,为中国人民和新疆各族人民的解放斗争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年仅27岁。

 告别英烈,继续向前骑行,陆续见到一些民居的房角,粘贴或摆放了一些“泰山石敢当”。这是一种民间习俗,借助石敢当的神力武功,以期驱魔降妖保平安。过去有这样一个传说,早年间在泰山有一个人,姓石名敢当。他武功高强,能够驱妖镇邪。为了帮助百姓,走南闯北四处为民除害。可是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呀,所以人们索性刻石人,写字符。把“石敢当”或者“泰山石敢当”,放在交通要道或砌于房屋墙壁。以禁压不详之俗。这个民俗流传至今,尤其以闽粤为甚。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中午在汶村镇路边店吃了两份快餐,又到超市买了些牛奶之类的“零食”,带在路上随时补充能量。

 去北陡镇要过摆渡,到码头的时间虽然不晚,可等候时间却很长,我在这里白白地空耗了1个多小时。不过却在此遇到阳江的“狗贩子”小许,我们聊起了大天儿。他所收购的都是农家弃养的土狗,每斤9元钱收进,11元售出。而店家制作成熟食后,每斤要卖到35-40元。他干这个行当已经有3年了。小许还向我介绍了广东地区人们的膳食习惯,在阳江、茂名和湛江一带,老百姓喜欢吃狗肉;在台上、中山一带,老百姓吃“老鼠”;阳江、台上人还愿意吃鹅和鸭子,湛江人也喜欢吃鸭肉;而整个广东地区,人们普遍喜欢吃猫肉和蛇肉。沿海地区还流行一句话,叫做无鱼不吃饭。

时下流行“复合饲料”,当地养鸭大约45天即可出栏,鹅则要60天才能出售。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烈日下,挤在笼子里的狗儿们喘着粗气。我对小许说:这些狗已经没有几天好活了,但它们毕竟是一群鲜活的生命,最后时刻,还是要善待它们的好。小许听后点点头,一个人独自离开,不一会就拿着两块旧塑料布回来,盖在狗笼子上面。

 在等船的空闲时间,我又凑到一位抽水烟的汉子跟前。只见他麻利地捏一搓烟丝装进烟嘴儿,深吸几口后,猛一吹。那余烬便随着气息和喷出的水珠熄灭,那余烬也被吹离了烟嘴儿。随后他又麻利地捻起一捏烟丝,塞入烟嘴。重复着下一次“由吸到吹”的轮回。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吸三口(烟),吹一口(余烬),他抽的有滋有味呢。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闽粤浙地区的男人,很多都抽这种水烟。在路旁小饭馆和小旅馆里,总能看到店家为客人准备的几只公用“烟筒”。

 终于挨到开船了。狗贩子小许指着远处水中的养殖筏子说,那里养的是蚝,这里是“海与河”,淡水与海水的交汇处。牡蛎对水质要求高,纯海水盐分多长不好,但如果上游雨水大,冲下来的淡水多,牡蛎生长环境盐分少,也不行。这也是一门学问啊,长见识。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下了渡船便进入北陡镇。镇政府门前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的标语,还有满地的鞭炮纸屑说明,镇子上刚刚欢送完新兵到部队上去。唉,从今天起不知道有多少父母,又要以那种喜忧参半的心情,牵挂他们的孩子了。不过,他们一定不会后悔人生的这一次选择的。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离开北陡镇不久,便开始了一段盘山路。经过20多分钟,于下午3点半,到达台山与阳东的交界处。

 5点半,我在阳东县雅韶镇的岔路口停下车子查看地图,盘算着是进城,还是与阳东县城“擦肩而过”继续前进。就在这个时候,一位小伙子驾着助力车停在我身边。他先是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助,随后就询问起了我的骑行。原来小伙子也是位骑友。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紧接着,小伙子向我发出了邀请,希望我今晚能去他家里吃住,晚上还可以好好聊一聊。开始我还婉言谢绝着年轻人的好意,后来望着他真诚的样子,我逐渐“动摇”了。最后他的一句:爸爸妈妈都非常愿意他多和朋友交往,他也经常邀请同学在家留宿。我最终接收了他的好意,并随他回到了家中。

 小伙子名叫戴家达,他让我叫他阿达。阿达家有父亲母亲,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他是独生子,爷爷奶奶也住的不远。阿达最近刚刚找到一份工作,今天是在下班路上遇见了我。

 阿达早就与父亲企业的几个年轻人约好,晚上一起“打边炉”,就是涮火锅。他希望我也能够同去,见见他的小伙伴,聊一聊骑行的故事。我答应了他的要求。

万里海疆行——第54天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的博客

 

 晚上我和阿达一起来到青工宿舍,与他们一边“打边炉”一边聊天。时间很快就到了11点,因为明天阿达还要上班,我也要出发,所以不能熬得太晚。大家恋恋不舍地结束了晚上的“畅聊”活动。

 回到阿达家中,他的家人已经休息,我赶紧洗漱整理照片。至于日记,只能以后再补了。

 阿达,一位年轻人,我半路结识的“忘年交”。谢谢你,谢谢你的父母,我会记住你们的,善良而好客的朋友们!

 

 (更多照片请看对应相册)

 

 附:《囚徒歌》

——林基路

我噙泪低吟民族的史册,

一朝朝,一代代,

但见忧国伤时之士,

赍志含忿赴刑场。

血口獠牙的豺狼,

总是跋扈嚣张。

哦!民族,苦难的亲娘!

为你那五千年的高龄,

已屈死了无数的英烈。

为你那亿万年的伟业,

还要捐弃多少忠良!

铜墙,困死了报国的壮志,

黑暗,吞噬着有为的躯体,

镣链,锁折了自由的双翅,

这森严的铁门,囚禁着多少国士!

豆萁相煎,便宜了民族仇敌。

无穷的罪恶,终要叫种恶果者自食,

难闻的血腥,用噬血者的血去洗。

囚徒,新的囚徒,坚定信念,贞守立场!

砍头枪毙,告老还乡;

严刑拷打,便饭家常。

囚徒,新的囚徒,坚定信念,贞守立场!

掷我们的头颅,奠筑自由的金字塔,

洒我们的鲜血,染成红旗,万载飘扬!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