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天翁118

我只是更喜欢骑车的旅行方式。

 
 
 

日志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之丙察察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2015-11-03 11:04:22|  分类: 环中国—西南边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612015618日星期四,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29公里,总计5022.45公里。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连续两天牙疼了,白天是阵痛,要张开嘴巴舌抵上颌丝丝的吸进凉气,这样可以降低痛感。晚上牙疼则是持续的,完全睡不好觉,23粒去痛片都不管用,只能不停地含水止疼。只要冷水“冰”到病牙,马上就可以止疼。就这样,一个晚上只能睡34个小时,这导致体力得不到有效恢复,身体消耗很大。

    跨过怒江大桥后行走不远,便到了一座颇有些江南风韵的小村子——目巴村。从这里我们告别伴行了十多天的怒江大峡谷,又循着一条看似碧绿清澈,实则性格乖戾暴躁的无名河溯流而上。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通过怒江大桥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机械手停车让我们先走。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从这里开始,我们将离开怒江(右侧)大峡谷西进。


    目巴村有一个二标驻地,在那里我们结识了一位员工。他见我们远道而来没有吃饭,就端出早饭剩下的馒头给我们三人吃。他还向我们讲述了,昨天三标段挖掘机坠崖事故中罹难的机械手遗体,用依维柯运至怒江大桥后“投入怒江”的情节。难道是水葬了吗?

    他言之凿凿的对我说,这是江边二标的两名机械手亲眼所见。

    在这里我们还得知,这次修路主要是“拓宽”工程,由原来3米路宽拓展为6米,工期截止日期为2016131日。目前施工难度最大的就是爆破岩石,以便拓宽在岩壁上开凿的路段。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中午路过三标段出事地点,我献上从从怒江边采来的绿色树枝,大家一起为年轻的筑路工人默哀。没有他们,没有老一代筑路大军流血流汗,没有国家的强盛和经济发展,我们不可能骑行游历祖国的四面八方。

    我只知道那机械手姓何,27岁,四川人。

    另外据说机械手与标段并非隶属关系,而是标段领受工程任务后,临时招募的一批人(机)。不知道遇难机械手与三标段是否也是这样关系?

    出事地点垮塌的道路还没没有修复,路面塌陷了一半。那里几年前就曾经是一个塌方地点,后来用原木修复路基,进而恢复的道路。如今因为日久天长原木腐烂,无法承载挖掘机的巨大重量,最终导致道路垮塌车毁人亡的事故。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坠入深谷的挖掘机残骸。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在出事地点,我们为罹难者祈祷。


    我们途中在路边歇息吃干粮的时候,遇到小何的工友们经过,他们热情邀请我们到他们的驻地食堂吃饭,这让我们感到有些意外,不过我们还是接受了他们的好意。

    在三标段驻地,所有工人都有没有上班,我能明显感受到那里凝重的气氛。食堂师傅给我们热了早晨的稀饭和中午的剩菜(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我们吃过午饭后稍微休息了一会儿。

    我原本打算再去小何师傅居住的帐篷看一看他曾经睡过的铺位,但大家说他的个人物品已经全部处理了,现在是空床,就不要看了吧。既然师傅们如此婉拒,我也就不好坚持了。临别,我们向工人师傅们表示感谢,并祝大家工作顺利、平安!

    曾经与我同行过的骑友小于后来说,他前两天经过这段路的时候,还与这位机械手聊过天呢。唉,转眼之间就阴阳两隔了。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三标段炊事员。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遇难机械手曾经居住的帐篷。


    本想在路边尝试着补一会儿觉,结果这牙又疼起来了。从第一天晚上一颗牙疼开始,到现在蔓延至满口牙疼,这牙病真是要终止我这最后阶段的骑行了吗?!

    下午在推行路上遇到三位反骑丙察察的四川和广东骑友,他们从中午开始,已经连续下坡四五个小时了。他们说捏闸捏的手疼,颠簸颠得蛋碎。而我们全天爬坡,偶尔遇上平路骑行,就会有种久违的幸福感。

    其实无论上下,均衡就好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路遇四川隆昌骑友——石头。

    这种片刻的幸福感让我忽然发现,骑行其实也是一种“办公室运动”,大家都是坐着做事嘛。你坐写字楼里,我坐天地间。你若是白领,那俺就是“大白领”,俺的“办公室”比你大!哈哈。

    晚上入住梦扎村阿弟客栈。我正在为更换后轮来令片向大本营的六里桥美利达车店二掌柜求教时,一行六人的广东骑友也来到阿弟客栈。他们的领队王方斌是鼓捣车子的行家里手,亲自帮我更换了后刹来令片,让我扎扎实实地又学了一手儿。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老王这次还是带着17岁儿子一起出来励练的,看着他们父子情深的样子真让人羡慕。

更让我意外的是,他们这队人马都是来自广东一家公司的员工,老王是他们的CEO

    这样的企业文化着实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据说他们中间有几位还参加过马拉松长跑。

    我喜欢这样的企业文化,我欣赏这样的团队,我更敬佩那位有着开放思维的领军人物。

    只是,我还在牙疼,哎呦喂!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61:察瓦龙二标工地—怒江大桥—目巴村—察瓦龙梦扎村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更多图片请看对应相册(上)

    更多图片请看对应相册(下)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