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信天翁118

我只是更喜欢骑车的旅行方式。

 
 
 

日志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12:凭祥休整  

2015-08-02 10:02:03|  分类: 环中国—西南边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12+2015423日星期四,凭祥休整。

    半夜3点多醒来,左侧膝关节处伤口隐隐作痛。这回膝盖擦伤影响小不了。回忆起来,我只有在第一次进藏时候“小心翼翼”地骑行,所以全程没有发生任何问题。此后,每一次长途都或多或少发生摔车,或多或少影响了身体和骑行。

    这次下坡弯道摔车,总结起来速度并不快,绝不超过30公里速度。另外,旅行车700*38C轮胎的防滑效果,远远低于26山地车21轮胎防滑效果。我过去骑行山地车雨天下坡,曾经达到40公里以上速度完全没有问题。

    另外今天呵呵与尤梭乐帮我检查车子,发现野狼3的货架昨天摔断了。他俩跑了好几家车店,才帮我在一家路边店找到一个二手钢制货架,解决了燃眉之急。

    不过布衣妇车子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她的捷安特曼莫顿小牙盘固定螺丝丢失了一个,一直没有配上。今天终于下决心向北京六里桥美利达车店孙总和二掌柜求援,请他们邮寄四颗牙盘螺丝到景洪,同时也帮我邮寄两条美利达野狼3700*38C外胎,以备不时之需。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12:凭祥休整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我与吴大普大哥,还有星哥在凭祥的合影。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12:凭祥休整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2011年7月27日在漠河大兴安岭火灾纪念馆门口。中间就是吴大哥,时年66岁。


    今天我与安徽骑行老友吴大普见了面,我打开博客,找到当年骑行北京—漠河那一篇,吴兄看着当年我拍下的照片十分感慨,连声说珍贵、太珍贵了。他随身带来一面骑行大旗,邀我在上面签下了“漠河—凭祥万里奇缘”几个字。

老吴今年70整了,他说这次骑行恐怕是他的“收官之作”了。今后他将在家慢慢整理骑行十多年来的资料。

今天休整,我们去凭祥友谊关。凭祥自古就是桂西南的边防要地,友谊关则是中越边境上最大、最重要的关防。友谊关,居桂边三关(平而关、水口关、友谊关)之首。因其建筑雄伟,形势险峻,故又有天下第二关之称,是我国十大名关之一。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12:凭祥休整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友谊关最初建于汉朝,叫做雍鸣关,后来又曾经叫做鸡陵关、界首关、大南关等,到了明代又改为镇南关。新中国成立后,1953年经周恩来总理批准,改名睦南关,1965年为了表示中越两国人民同志加兄弟的深厚友情,经国务院批准改名为友谊关。

现在看来这众多的名称中,还是镇南关最现实。

因为景点收费,我们5个人都比较抵制,所以并没有进关细看,更没有爬山去看那炮台。

在冯子材塑像前,重温了老英雄的抗法事迹,令人扬眉吐气。从冯子材的从军经历看,对内镇压农民起义,对外御侮外敌,都是战功卓著。这就是历史,无人能够逃避。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12:凭祥休整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12:凭祥休整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12:凭祥休整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冯子材资料图片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12:凭祥休整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中午大家回到旅馆美美的睡了一觉。

为了促使膝关节擦伤尽快愈合,我别出心裁用电吹风干燥创面,晚上膝关节肿胀得更厉害了,一会儿抬高患肢再看看效果怎么样吧?

我使用电吹风的第三种功能由此“诞生”。(另外两种作用是干衣干鞋,暖被窝。)

环中国—西南边疆行D12:凭祥休整 - 信天翁118 - 信天翁118

更多图片请看对应相册


    百度资料:冯子材与镇南大捷

光绪九年(1883年)十二月,中法两国因越南的保护权问题争执不下,兵戎相见,法国侵略军悍然向驻扎在北圻的中国军队发起进攻,中法战争爆发。

初始,清军在越南战场上节节败退,法军乘胜北上,叩我边关,并将战火引到中国东南沿海。国难当头,清朝上下着急,地处抗法前沿阵地的两广总督、广东巡抚想到了赋闲在家的老将冯子材,起用他督办高、廉、雷、琼425州县团练。

本来,冯子材是因为官场腐败而称病告退的,见有立功报国的机会,他便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于是,他把团练总部设在自己家中,并将招募到的兵员改编成萃军,取其大号萃亭之义。

随着边关频频告警,冯子材奉命率10萃军从钦州开拔,奔赴抗法前线。行抵上思,加招8营。这支共9000人的部队,军纪严明,马不停蹄地开赴指定的集结地。

光绪十一年(1885年)大年初一这一天,冯子材行抵国门镇南关前,与广西巡抚兼关外军务督办潘鼎新会面,共商抗法计策。

这时,法军趁着余威向清军发动猛烈进攻,镇南关在冯子材抵达后第9天陷落,形势十分危急。

两天后,清廷谕令冯子材帮办广西关外军务。

国门失陷,主帅潘鼎新落荒而逃,前线群龙无首,乱作一团。署理广西巡抚李秉衡召集诸将,推荐冯子材为前敌主帅,得到大家的拥护。

受命于危难之际,冯子材早把生死置之度外,他把两个儿子带在身边,以便在为国捐躯时收尸。他带领各路将官认真勘察地形,决定诱敌深入,在关内与法军决一死战。

在构筑工事,备战就绪之后,冯子材决定出兵扰敌,引鱼上钩。二月初七日(1885323日),法军大举出动,越过关门,进入清军防线。冯子材父子身先士卒,挥刀迎敌,纵横冲杀,打得法军鬼哭狼嚎,丢盔弃甲,退出关外。

接着,清军乘胜出关追敌,连克文渊、驱驴、谅山、长庆府、观音桥等处。法军落花流水,招架不住。

冯子材以68岁之躯,精心策划,亲自指挥,一举反败为胜,创造了震惊时世的镇南关——谅山大捷。这一仗是近代中国人民反抗帝国主义列强的光辉典范,打出了军威,张扬了国威,法国茹费理内阁因之土崩瓦解。打了大半辈子的仗,冯子材从未如此扬眉吐气。恰在此时,清政府在乘胜即收思想指导下发布停战令,冯子材含恨撤兵。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